相关文章

孝歌的人学特征十分明显

    人们对于死亡的态度、情绪是非常复杂、甚至相互矛盾的。这就是对于亡者的爱和恋慕与对于尸体的反感和恐惧。这二重心态的深层心理结构实则是对于死亡的恐惧与对于永生的希冀。人面对死亡的,总有希望与恐怖交织着,一面是不死的强烈欲求,不肯一了百了,完全消亡;另一面却是完全相反的对现实的感知,尸体腐烂、亡者长逝,完全消灭的终结。面对这种两难的情况,孝歌这种丧葬仪式就适时地起到了一种调和的作用。即通过一系列的活动程序和歌者演唱,使人相信永生,相信单独存在的灵魂、脱离肉体的生命。这种对永生欲求的仪俗抚慰基于情感,而非诉诸理智。孝歌实现这种情感抚慰的一个途径就是完成基于丧葬文化生境内生成一系列的仪式,通过对祖灵的崇拜使永生信仰表里充实,具体而可捉摸。另一个途径就是历史故事的解释,它告诉人们死的来源,刻画典型的人物形象,使人相信埋在坟墓里的那一边的生命。而且,孝歌在实现这两个途径时,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努力的,而是许多的亲属,许多的地方乡亲都会在同一时间聚集在一起;从而“死这专私的行为,任何人唯一最专私的行为,乃变成一项公共的事故,一项部落的事故。

华夏公墓,公墓,上海墓地

    在此时此地,孝歌这种丧葬仪礼完全是一种公共的群体的活动,不仅影响了孝家,也集中整个家族和村落的精精神气力。而这种由个人死亡事件引发的仪式和群体参与,最主要的任务的就是为了达到一种所谓的“暖丧”“娱人乐神”的效果。“暖”相对于“冷”而言的,一个人的死,冷冰冰的尸体,冷清的气氛,对于面对死亡本来就非常恐惧的村民来说,那是内心最为冷寒的时刻。  “暖丧”即通过孝歌聚集人气,帮助人们战胜因为死亡而造成的削弱、瓦解、恐惧、失望等死亡“冷”情感,从而保持一种整个村落的血脉动和文化的持续和整个家族的繁衍生息。
    因此,从桂北山地的孝歌的主要目的和任务来看,孝歌的人学特征是十分明显的,孝歌就是一种为人而唱的歌,它关注的中心内容就是人的生存,即通过一系列的仪式完成和内容解释来关注人的生存。这其中的人,不仅包括生者,也包括亡者,包括孝子贤孙,也包括所有参与孝歌活动和丧葬活动的人。试以唱本《民俗丧鼓汇编》为例。该唱本除前言与后语外,共有四十一首孝歌歌谣,依序分列如下:开鼓、起歌、十唱新亡不非凡、十劝孝门莫伤心、历代皇帝史、烧香奠酒(一)(这大部仪式歌中包括召亡词、参五方、进十重门、东来西去事、白纸盖面、棺掉事、寿星灯、灵牌事、灵屋事、引魂蟠子、灵前狮与象、蜡烛两品事、造灵位、造灵桌、油灯根源、造三牲、造锣鼓)、烧香奠酒(二)(这大部仪式歌中包括闹丧、烧香、奠酒、奠茶)、立寨、搓寨场、八洞神仙、十月怀胎、二十四孝、十亲十不亲、十二月思亲、辞丧指路、十殿阎王、倒鼓、孟姜女寻夫、董永行孝。
 

上一篇:孝歌的主要目的和任务 下一篇:没有了

免费热线:4008737880-8008

手机:17765126874

电话:021-34500278

邮箱:2153806860@qq.com

地址:上海松江区小昆山镇荡湾村4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