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青海道”墓葬研究成果介绍

      “青海道”研究己经在大多数学者的学术视线范围内,在研究丝绸之路之时就要把青海道考虑到研究范围中。丝绸之路青海道的研究文章也是层出不穷,从裴文中先生的《史前时期之东西交通》开始就己经提及了青海道,文章大致说明了青海道的走向,裴文中先生还认为自汉以来途径柴达木盆地的路线与河西走廊相比在距离上相对较短,推测青海道是通往西域的重要路线。
    夏鼎先生发表的《青海西宁出土的波斯萨珊朝银币》中,通过对在西宁出土的76枚萨珊朝卑路斯的银币,根据先生的研究确定这些银币是在卑路斯在位时期(公元457-483年)可能通过商人贸易而带到西宁,之后就被埋藏在当地,如果说是在其他时期的话,就有可能会有其他银币掺杂进去,先生之后又对青海道做了详细介绍,通过考古学的发现做了分析。唐长孺先生曾在《魏晋南北朝史论拾遗》中专门对南北朝期间西域与南朝的陆道交通做了详细的介绍,因为北朝当时占据的地理位置阻碍了南朝与西域的往来,要寻求一条与西域交往的通道只能是依靠吐谷浑境内的青海道,这条路线被先生认为是商旅往来的主要路线。周伟洲先生《古青海路考》也有相应的说明,论述了青海道从汉代到北宋时期的兴衰历程,在前人的基础上做了补充。颜宗寿先生《贸易为丝路铺道》一文中也阐述了关于青海道的发展,该文以贸易往来为基础论述当时青海路的繁荣。

华夏公墓,公墓,上海墓地

    虞克让先生《丝路南线“羌中道”》中用史料来证明柴达木在明清前还是水草肥美适合放牧的地方,从中可以了解在明清之前柴达木地区是游牧民族经常居住生活的地方,同时也可以反映出柴达木成为青海道重要路段的原因。杜斗成先生《关于敦煌人宋云西行的几个问题》一文也谈及宋云在前往西域时的线路走向问题,较为详细的叙述了青海道的一些地名与方位,论述了宋云走青海道的原因。还有初师宾先生《丝路羌中道开辟小议》、冯萍先生《穿越古羌中道》、苏海洋先生《从国际视野丝路青海道的演变》、许新国先生《青海丝绸之路与都兰大墓》、郭洪纪《关于重开丝绸之路的探讨》等文章都对青海道路线发展的历史做出了相应的学术研究成果。
    关于青海道墓葬的文章有很多,主要以上孙家寨墓葬与都兰墓葬的研究为主,青海省文物考古所在1993年出版了《上孙家寨汉晋墓》一书,许新国先生就上孙家寨出土的铜印发表有《大通上孙家寨出土“汉匈奴归义亲汉长”铜印考说》一文,文章主要以铜印来考述当时青海地区与汉朝之间的联系以及一些与铜印相应的历史地理问题;李前先生以上孙家寨出土的四神镜作了《大通上孙家寨出土规矩四神镜锁谈》一文,主要是说明大通上孙家墓葬中己经融合了汉代的文化因素,汉代初期人们崇信道教和巫术以及原始神话传说,有四神保护亡灵的说法,而在青海出土的这件遗物反映了汉代边睡与中原文化的联系;在上孙家寨汉墓中还出土了一件最著名的马家窑文化类型的陶器,青海省文物管理处考古队根据研究发表的《青海大通县上孙家寨出土舞蹈纹彩陶盆》一文,这件陶盆上的舞蹈纹也为马家窑文化增添了新的内容,还为我国原始社会美术、舞蹈等艺术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资料;关于对上孙家寨墓葬的研究文章还有很多在此不再赘述。对于都兰墓葬的研究性文章更是层出不穷,因为其历史独特性以及出土文物的多样性吸引众多的学者去研究这座墓葬。
 

免费热线:4008737880-8008

手机:17765126874

电话:021-34500278

邮箱:2153806860@qq.com

地址:上海松江区小昆山镇荡湾村482号